【对话硅谷】共享经济的机遇与挑战

网站编辑 | 2017-06-04

刚刚步入六月,硅谷的阳光更是明媚。由中山大学海外校友联网丰元创投主办、优泰咨询首席策划的硅谷共享经济分享会,昨日在硅谷山景城成功举办。本次分享会吸引了中山大学校友及各界人士的参与,请来了重量级嘉宾与硅谷华人一同交流和分享他们对于共享经济,特别是共享出行领域的看法和心得,探讨这种商业模式的逻辑以及未来的发展趋势。


分享会开场,由中山大学海外校友联网黄莹莹会长简单致词,宣传校友会下半年即将举办的活动,呼吁大家继续支持校友会工作。




共享经济现象于近几年蓬勃发展,共享经济的商业模式也层出不穷,并对传统行业造成了颠覆。罗兰贝格2016年底发布共享经济报告指出,至2018年,全球共享经济规模有望达到5200亿美元。协同共享是一种新的经济模式,数十亿人即是生产者也是消费者,在互联网上共享能源,信息和实务,社会正在进入“共享经济”新纪元。


整场分享会活动由中大师姐、优泰咨询Grace主持。




嘉宾:朱会灿博士 Dr.Huican Zhu 

丰元创投合伙人

毕业于中山大学数学系,后获得中科院数学所硕士学位,加州大学计算机博士。朱会灿博士是Google第一位高级华人工程高管,协助组建谷歌中国,利用20%的业余时间独立开发出Google的图片搜索产品,被华人同事们尊称为“老大”的传奇人物。离开谷歌后,朱会灿博士加入腾讯任首席架构师。离开腾讯后,他成为美国第一家汇集硅谷IT巨头企业华人高管创投基金-丰元创投的合伙人。



嘉宾:Toby Sun, MBA 

CEO and Co-Founder of LimeBike

毕业于中山大学和UC-Berkerly MBA,曾任职于百事可乐市场经理,德勤高级咨询顾问,著名跨境投资机构复星昆仲资本投资总监。







➤ 主持人:两位如何理解共享经济?

 

Huican:我觉得共享经济,是有了富裕的资源,通过一个平台,促进资源的共享,有需求的人可以使用,具有临时性。目前共享经济的概念和范围越来越广,除了Uber和Airbnb,不光是你有资源跟别人分享。就像单车这样,公司既提供资源也提供平台,给用户分享,概念扩大。这个东西用户不拥有,但可以一次或多次的利用。

 

 Toby:共享经济广义上看就是你能不能提高闲散资源的利用率,我们并不陌生,如酒店、咨询服务等我们熟悉的行业,B2C偏多,我们只不过没有用共享这个词。但Uber和Airbnb出现后,更多的变成了C2C,自己可以拿东西出来共享。再进一步,不光是物和物,可以是服务和信息。另一个要提及的是技术的发展,以前传统模式如电话和上网预订,现在移动互联网手机的盛行,使得C2C信息的获取更加容易。



 

➤ 主持人:共享经济为社会创造了价值,也同时存在着矛盾,听听两位的对共享经济对社会价值的看法。


 Toby:我认为利大于弊。本质上讲,共享经济最大的进步是整个社会效率的提升。虽然实现的过程中会有挑战和一些问题的存在,如司机的保险问题、工资问题等,但这些问题也是可以有解决办法的。一个方面是大家能不能改变自己的习惯,来做这件事情,一旦规模大了,很多事情都有相应的流程去解决。另一方面是信任在不在,平台的信任对共享经济是非常关键的。比如愿不愿意让陌生人住你的房间、送陌生的乘客或者坐陌生人的车、一个餐馆愿不愿意让陌生人去帮你送餐等等。


Huican:共享经济三部分组成,第一是资源提供者,第二是平台,第三是消费者。有了平台,资源容易被高效地共享。但不可避免的问题是一些现在多方势力的竞争和一些长期的规范,比如传统出租车的司机应对共享出行的业务模式,加之平台内部外部各种的矛盾需要解决。






➤ 主持人:交通出行是共享经济目前在全球范围影响最广、争议最多、也是最彻底贯彻共享经济精神的领域。我们聚焦讨论一下最近比较火热的话题- 共享单车。共享单车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在中国国内异常火爆,你如何评论这种火热现象?


Huican:我觉得是共享单车是受到了滴滴、Uber等竞争的潜在影响,共享出行这一块被炒的很火,单车可以解决最后一英里问题,和绿色出行的概念。这么看骑车比坐车有很多优势,也体现这个需求。


 Toby:我觉得有三点。第一,国内是存在打车的痛点,距离不长不短,高峰期堵车又难打车,是有这样痛点转化为需求。第二,国内的出行是有很大的市场,市场大就会有细分,不管是汽车还是自行车,市场点还是存在。第三,资本市场加速共享单车的运作。

 

➤ 主持人:国内投资人评论共享单车业务自带两个战略属性,一是支付,二是物联网和大数据。请教Toby,您在美国的共享单车业务,是否同样具备这两方面的战略属性呢?


 Toby:一定有的,我认为在美国的共享单车业务,同样具备支付和物联网/大数据这两种属性。不仅是单车,所有高频的东西都会有这两个属性,比如Google,频次高,流量大,会带来很多数据和其他商业模式的延展。目前市场上的线上数据被几大核心商业模式垄断,包括电商、社交、搜索等,线上数据获得比较难,线下数据则有很大的空间。比如,我之前做研究,摩拜在上海一辆车每个月平均会吸引16-18个用户去下载和支付,是很不错的。把车制造投下去之后,就是浮动广告,订单和下载,不需要额外的开销。相比Uber,更多的时间和金钱用去广告。如果核心的业务不能自负盈亏,没有足够大的市场,都是不合理的商业模式。

 

➤ 主持人:Huican,在一篇专访中,您说到“我们不要求被投企业一定要做硬件或者不做硬件,关键是要有数据的采集、积累和分析的能力。”在大数据时代,万物互联的时代,人们获得数据的能力远远超过大家的想向。您的“数据驱动”的投资原则也体现了对于数据获取能力的高度认可。请您和大家阐释一下这个投资原则。


Huican:这么多年的经验,我对数据是很情有独钟的。商业模式是可能有很多,卖软件硬件,还是做平台。平台的数据收集能力的威力比单独的软件和硬件要大很多,数据的多样性,可以分析用户的行为。我们提到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是为了更好的分析数据,提供个人化的服务和更准确的匹配。我的数据驱动的原则也帮助我评估和审核创业项目和投资。

 

➤ 主持人:摩拜和ofo不仅在国内如火如荼,两家大头也都出海抢占市场。这些公司在海外市场的机会是什么?


 Toby:从共享单车模式对比,有桩车和无桩车是最大的不同。车的数量和位置取决于桩设置在哪里,设置多少。从供给量来讲,用户是不是能随时随地找到车,跟打车一样,是不是灵活方便。从数据讲,有桩相比无桩收集到的信息更少,比如有桩时候有支付通道,可能只需要一张信用卡,个人的很多信息没有被搜集。无桩在便捷性上,会促使更多的用户使用,进而收集到更多的数据。




➤ 主持人:我们看到国内的共享单车投放量是非常巨大的,这样会对市政的监管、挤占行人车道等的问题,在美国会遇到同样类似的挑战吗?


 Toby:这个是个好问题,我们LimeBike跟每个政府谈,都会遇到这样的照片。其实,我本人是认为,第一次有一个在中国验证的模式,在美国慢慢的发展起来,是很自豪的。美国这边之前也尝试过无桩,理论上可以做到,但最终也没有达到摩拜和ofo的这样。第一是没有足够的规模,第二是B2G  ,最后卖给政府,导致发展受限。对于无桩,在美国,市政相关的法律法规更加严格。这个是非常本地化的一个事情,如果没有足够的关注度和足够的理解,是很难成功的。


在中国无论是什么模式,都很容易扎堆,比如团购、打车、外卖,一家问世顿时出现几十家类似的公司。但在美国,极少见到这种情况,高峰期的团购到现在稳定也就Groupon和LivingSocial,外卖也是,也就几家数的出来。消费者追求更多的式服务商的差异化,和产品形态上的差异化。跟中国不太一样。中国有点野蛮生长的环境。我们觉得上海45万辆单车还是不够的,预计是要达到100万辆,1:20的人车比例比较合适。

 

➤ 主持人:不仅是美国当地的创业者在共享单车方面努力,国内的摩拜、ofo等共享经济企业也纷纷出海,请问对它们有什么建议?


Huican:市场竞争非常激烈,能胜利到最后的关键是运营模式,因为共享单车这个技术门槛并不是太高。美国人口确实没有中国大,想复制中国的成功模式到美国,可能不一定会成功。上海有两千多万人,旧金山湾区这边大概七百多万人,密度小很多,这些问题需要考虑进去。在美国从学校开始可能是一个很好的出发点,但在中国可能就没那么有优势。需要本土化和政府帮助是必要的。单车路线和法律法规,如骑车戴头盔等细节,也会跟国内有很多不同。


 Toby:出海是好事,说明中国公司强大了,我很开心看到中国模式在中国成功了,现在考虑出海。消费者的产品还是比较难一些,需要理解当地文化,本土化之后在扎根下来。共享单车有可能会是第一个,我也不确定,但总是需要尝试。还有一个例子比如直播,美国这边除了Facebook的直播,剩下的美国几个直播的App都是中国公司在做,中国的团队或者技术团队。我们的单车本着City-Friendly,Campus-Friendly为本,尤其是本地化的服务属于Physical assets on the street, 非常需要本地社区的支持。共享单车模式的适用性,解决中美出行需求,根本上是没有太大变化,但怎么样把它做对,有很多本土化的属性,是需要本土化理解,本土化的团队,足够多的精力去重视这个市场。举个例子,Uber在全球的扩张,只要遇到有强有力的本土竞争,很难打下来,比如中国和印度。我觉得我们的共享单车品牌更专注、更了解本土文化、更有耐心。





➤ 主持人:这个问题和共享经济无关,和共享知识有关。两位都有VC的经历,和VC谈判很头痛,有很多陷阱在里面。从VC的角度出发,请两位分享一些给创业者们的建议吧


Huican:其实也没有很多坑,我每一个都会认真对待。对待早期的创业,着眼更多的还是人和人的能力,产品的饼虽然很大,也要有技术能力和深度,对于中国创业公司要在美国这边成功,还是要看领导者和个人的应变能力。适应能力也体现在转型到别的领域或者别的模式,如果这个能力强,会更让我们投资人信服。我们也是要跟公司一起成长,不是说要把valuation刻意压低,找到平衡点,互相帮助,互相提高。我们是投资友好的方式。


 Toby:最看重的是三点,就像Huican师兄讲的,人一定是第一位的,有了人会有其他的东西。第二就是商业模式,建议大家去思考这个模式到底是解决了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是不是没了你的产品和服务就没有其他办法了。第三就是市场。创业也要看缘分,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看法,对行业不同的方向的探寻,产品和市场的匹配度,产品和投资人的匹配度,都是创业中至关重要的出发点。

 

主持人:谢谢二位嘉宾对共享经济的分享!另外我们有请于海燕女士为我们分享她做为基金投资人的一些心得。



嘉宾:于海燕女士 Cady Yu

阿凯迪亚创投基金的董事长

作为环保提倡者,于女士在过去的几年里成功地将美国先进的环保理念和技术带回了中国发展,培育,将这些公司的技术实现产业化,达到大批量产品生产和销售,得到大公司的收购或做上市准备。阿凯迪亚创投基金投资项目分布在众多行业:社交媒体、网络安全(商业和国土安全)、环保、3D模拟、半导体、金融软件等。



Cady:我很开心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的经验。我本身是做对冲基金出身,体现最多的就是金融业和投资。共享经济归根结底是一个经济行为,是要跟效益挂钩。举个例子,摩拜单车,真正的盈利模式除了大数据,支付行为,还有什么呢?很重要的一点,它们为什么会要求用户先付一笔定金?留给大家去思考。


投资创业,一种模式是最常见的:VC可以向撒种子似的撒一大片创业公司,从idea开始,如果一年内没有什么进展,通常会被move out。第二种是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需要往下继续融资,发展中稳步提升。我的基金就主要是做这一块,中间成长型。第三种就是joint venture,初创企业已经产生revenue和一定的market share,但还存在行业风险,需要找上游或下游投资者规避风险。最后一种就是Merge & Aqcuisition,公司业务模式清晰,直接收了就好了。


行业趋势在投资界是非常重要。我去年投了一家Social Media的公司,一年一百多万美元,颗粒无收。从我个人经验讲,四个行业:环保业、新能源/新材料、半导体、人体科学(生物医疗)。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让我的基金有特色,有延伸性。在我研究很久之后,发现了一个大趋势:中国政府从原来的推动电商经济,到现在的发展实体经济,build fundementals for economy,打牢基础。这个是机会。有些很好的创业项目,如果在我提到的这四个行业里,鼓励带回中国去发展。


第一种优势体现在:“人无我有”,目前中国市场上没有,我带回去。第二种叫:“人有我优”,虽然已经存在但我比别人做得更好。提醒一下,不要仅仅带idea回去,更多的技术或者半成品加大成功率。人们最不要做的,就是“人优我廉”,我比别人价格便宜,不是优势。最后一个是“人廉我转”,如果国内做的又便宜又好,你还做什么呢?如果具有前两种的优势,建议回国创业。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国内的valuation往往比美国的要高,假设一个企业在美国估值200万,中国可能会给到500-800万。我投过三家公司都有不错的结果,就像我说的,大趋势很重要,尤其是适用于中国的行业,如环保,包括水空气、水、土壤等,食品安全检测,医疗设备等等。


主持人:谢谢Cady的分享!我们也特别感谢中山大学海外校友联网组织这次有意义的分享会,湾区硅谷免费的讲座和分享会很多,期待下一次与您见面!